欢迎访问中国共产党阿里地区委员会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阿里要闻

阿里两水泉:天降“菩萨兵”的地方

发布时间:2021-09-10 作者:索朗群培 来源:西藏日报

羌塘腹地,无人区里,有个鲜为人知的地方。在这里,先遣连战士开始做群众工作;在这里,先遣连建立起第一个物资储备和转运基地。它就是——两水泉。

两水泉在哪里?

就在阿里地区改则县先遣乡巴热村往北大约80公里处。

第一次与改则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巴桑罗布谈起两水泉的实地采访拍摄计划时,他面露难色,说:“每年4、5月份比较适合去两水泉一带,夏季因为河流涨水,还有湿地沼泽,车子不好过。”

在我们的坚持下,6月25日一早,还是从先遣乡出发了,向北、向北!行驶在一条即将完工的公路上。晴空万里,无边无际的天地中,一种莫名的兴奋萦绕在心间。

大约80多公里之后,汽车驶离公路,从巴热老村庄边上,沿着深浅不一的车辙印,向东北方向前进。

巴热村风光。

阴晴不定,瞬间“翻脸”是羌塘草原特有的天气特征。车窗外,左边可能是艳阳高照,右边却有一片黑云压过来,不一会儿,噼里啪啦雨夹冰雹从车上扫过。路边的藏羚羊,早已飞奔而去,不像国道边上的藏羚羊,对汽车早已司空见惯,只知道啃食牧草,悠然自得。

行驶途中,一座不大不小的山梁横亘在前。原来,这就是著名的“金珠拉”——在这里,先遣连战士在较短的时间里,与当地牧民建立了深厚感情。后来,牧民们把“菩萨兵”经常翻越的多木拉改称为金珠拉,解放山之意。金珠拉之名,从此沿用至今。

金珠拉山顶,手机显示,海拔5360米。远处一座湖泊映入眼帘,绿悠悠的湖水,给周围单调的景致,增添了生命的气息。可惜此时,湖上阴云密布,如果天气晴朗,必定美如仙境。

“去两水泉,这里刚好走完一半的路程。”听巴热村党支部书记白玛扎西这么一说,我们都欣喜不已。

两水泉一带自然风光。 

两水泉到了!

很突然的!汽车停在了一条叫纳查日藏布的河流边上。对岸是一条灰黄低矮的小山梁,山坡上几处白色的土块,非常显眼。

“那里就是两水泉。当地人叫那个小山梁为‘卡美赤郭’,有白色或者灰白相间的意思。”白玛扎西说。

真的是天公作美!此时,狂风不见了,晴朗一片,河流也比想象的小很多。我们的两辆车当中,其中一辆成功渡过河流,把所有人送到了卡美赤郭脚下。

我们前赴后继,向上攀爬。周遭一片寂静,只听得见粗喘的呼气声。

这是一处再平凡不过的小山梁!灰黄相间,牧草稀疏。海拔5010米。

报道组一行在地下物资储备和转运基地遗迹前合影。

在白玛扎西等人的指引下,看到几处明显有人为痕迹的沟槽,显然是掩体。连接掩体的交通沟清楚可见。梁上视野开阔,纳查日藏布环绕一边。我们说:这绝不是一座简单的小山梁!

“底下那些相对平整的圆形洼地,是当年先遣连战士搭帐篷的地方。旁边还能挖出炉灰。”白玛扎西带我们走到山坡低洼处。用脚轻轻一扒,果然扒出了灰色的炉灰。

陪同采访的巴桑罗布部长,指着山顶最大的一片白色土堆介绍说,那里是当年先遣连挖出的地下仓库所在地,塌陷之后,从地底挖出的白土就裸露在上面了。

两水泉风光。

站在遗迹之上没多久,风夹杂着冰雹突然袭来,让我们再次领教了羌塘高原“善变”的天气。

71年过去了,遥想当年先遣连战士,在羌塘腹地、无人区里踏冰卧雪、爬山过河,战天斗地。

是什么使他们做到如此的无惧前行,无畏征途?

是什么使他们可以做到生死置之度外?

是坚定的理想和崇高的信念!

这是巴热村党支部书记白玛扎西向记者介绍先遣连翻越金珠拉的情况。

阿里地区博物馆副馆长俞江是先遣连纪念馆的总设计师。当年,为了布展需要,实地踏访过两水泉,至今记忆犹新:“那是2019年4月的一天,虽然天气不太好,但当看到清晰的掩体、交通沟、哨卡等遗迹,布局如此合理,感到非常震惊。”

俞江老师还对两水泉的地名,提出了新的推测。他从新疆军区档案馆馆藏的先遣连电报中推断,两水泉的“两”,其实应该是山梁的梁。“而且,两水泉所在地,的确是一处有山梁,有河水的地方。”俞江说。

但是俞江老师认为,被称颂为“共和国新地名”的两水泉,早已深入人心,没有改成其它名称的必要了。

巴热村党群综合活动中心外景。

纳查日藏布静静流淌,河边一条深浅不一的车辙印,指向荒漠深处。这是通向改则县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3个管理站之一的久扎站的路。据白玛扎西介绍,久扎站一带,有旧西藏地方政府经营的淘金点。看来,两水泉虽地处羌塘深处,但也并非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

白玛扎西是个忙活的人。陪同采访之后,他又匆忙赶到县里。巴热村是最接近无人区的村庄,全村只有482人。据说已经纳入“高海拔搬迁”计划。对此,白玛扎西说:“搬到先遣乡,群众百分之百同意,搬到其它地方,真不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