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共产党阿里地区委员会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专题报道

乔德录: 先遣连藏语翻译员的传奇人生

发布时间:2021-10-25 作者:晓勇 李有军 米玛 张宇 来源:西藏日报

      

图为乔德录(前排右一)生前与家人的合影。

乔德录档案:

乔德录,男,藏族,又名:敖市,1921年出生在今肃南裕固族自治县祁丰藏族乡青稞地村。1960年7月17日加入中国共产党。

乔德录的一生经历颇丰。1941年从军,后随陶峙岳部队在新疆和平起义,于1949年9月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1950年4月起,先后在新疆军区独立骑兵师、进藏英雄先遣连、西藏军区阿里骑兵支队、西藏阿里军区情报二处等担任过藏语翻译。于1970年5月转业,被分配至张掖原森林管理局、地区林业局、林业处等单位工作;1979年任张掖原地区林业处工会副主席(副县级待遇);1984年7月离休,2012年12月29日在张掖去世,享年92岁。

2012年12月29日,阿里地区日土县人民武装部部长鲁忠辉赶到甘肃省张掖市,将一面鲜红的党旗覆盖在一位刚刚离世的老战士身上,深切缅怀他为西藏和平解放事业作出的贡献。

他就是进藏先遣连藏语翻译员——乔德录。

站在一旁的顾芝兰老人失声痛哭。斯人已去,她百感交集。老伴乔德录生前向她坦露过心声:“我活了一辈子,经历过无数事情,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在我死后,能够把党旗覆盖在我的身上,我就死而无憾了!”

遗体告别仪式结束后,按照乔老生前遗愿,部分骨灰洒到他的家乡。

英雄魂归故里。

家乡的山水依然记得当年那个少年。“第一个把红旗插上喜马拉雅山的肃南祁丰人”“进藏先遣连的东纳骄子”,家乡人至今这样传颂着他的故事。

1921年,乔德录出生在肃南裕固族自治县祁丰藏族乡的一个小山村青稞地村。据史料记载,祁丰藏族原居西康,元朝时迁徙到此,后定居此地,史称东纳部族。

童年时期,乔德录的爷爷、父亲相继过世,他与母亲、兄嫂、侄子一家五口挤在一个屋檐下,艰难维持生计。

18岁时,乔德录暗下决心,要走出大山。1939年,他从家乡徒步来到肃州城(今酒泉市),边行乞边找差事。遇到征兵,他不假思索报名,成为国民党创办的“西部青年训练团”(以下简称“西训团”)的一员。

在“西训团”,乔德录经过三年文化课培训结业,考入黄浦军校西安分校学习,于1945年5月毕业,被分配到国民党新疆陶峙岳所在部队。

1949年9月,乔德录随陶峙岳部队在新疆参加了和平起义。新疆解放后,他又随所在部队接受中国人民解放军改编,从此,开启了他为人民解放事业不懈奋斗的崭新人生。

在新疆独立骑兵师一团一连,乔德录以文武双全、政治坚定而名声在外。1950年的一天,乔德录接到通知,到师部去一趟。师长何家产对乔德录说:“中央决定进军西藏,成立先遣连,你要担任进藏先遣连藏语翻译,有没有困难?”就这样,乔德录成为师长何家产亲点的藏语翻译,加入到那个后来被毛主席连呼三次“盖世英雄”的进藏英雄先遣连。

作为一名藏语翻译员,乔德录跟随进藏先遣连到达阿里,与当地藏族群众接触和工作时,才慢慢了解到,藏语不仅有方言,还有很多无法直译的外来语,比如“解放军”。在进藏之初,副连长彭青云问乔德录:“‘解放军’藏语怎么说?”因为没有可借鉴的译法,乔德录思来想去,翻译成了  “夏保”,这在康巴方言里,是“朋友”的意思。

在乔德录心里,解放军任何时候都是藏族群众的“夏保”。没想到,他这一句“夏保”,拉近了解放军与群众的关系,不仅得到信任,也为后来的阿里解放事业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从1950年10月驻扎扎麻芒堡到次年开春,先遣连的葬礼接连不断。乔德录也多次面临过险境。一次,他外出执行侦察任务,在暴风雪中不慎滑落雪山,整个人半吊在悬崖边,满身是血,要不是战友及时赶到将他救回,他可能早已命丧雪原。

1950年11月,藏北的寒风愈发凌冽。距离扎麻芒堡东南20公里的岭崆,一座临时搭建的帐篷里,先遣连总指挥长李狄三带着翻译员乔德录和通讯员,与阿里噶本地方政府派的秘书才旦朋杰和管家扎西才让开启艰难的谈判。3天的谈判中,乔德录严谨认真地做好翻译工作,最终双方签署了《五项协议》。

西藏和平解放后,乔德录和先遣连及后续部队的280名官兵继续在阿里驻防边关,坚守国土。

1955年春,乔德录第一次获得回乡探亲机会。在此期间,他与同村比他小十几岁的藏族姑娘顾芝兰结为夫妻。

探亲结束后,乔德录与爱人顾芝兰一同返回阿里。然而,长期生活在河西走廊边的顾芝兰无法适应阿里恶劣的自然环境,一年后,由部队协调到喀什商业局工作,乔德录则继续在阿里驻防。自此,这对恩爱夫妻过上了相隔千余公里的分居生活。

1970年,乔德录从部队复员,携妻女回到原籍张掖,夫妻俩一同被分配到林业部门,当上林业工人,一家四口继续过着聚少离多的日子,1984年正式离休。

在女儿乔玲心里,父亲除了话少,最爱给全家做饭,也做得一手好饭。而在妻子顾芝兰心里,她这一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嫁给了乔德录。

……

时光,为乔德录定格了不一样的人生历程,亦如他年轻时伟岸的身躯和帅气的面庞。他曾经和战友跨马跃昆仑,历经九死一生;他们曾进军藏北无人区,将五星红旗树立在雪域高原。

70年前,进藏英雄先遣连的英名,便已经留垂青史。